楚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1|回复: 9
收起左侧

[小说] 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3 08:4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程兴国 于 2017-9-21 11:33:12 编辑

                                                   “小葫芦仙”交友记


赵宝乐,人称 “小葫芦仙”。当年一担箩筐上街,到现如今汽车门面都有了,门面买了几个还外加宽敞、装潢豪华的住家房。就亏了他会一点绘画技术,先在镇上柤了一间小门面,专做农村人办喜事和做房屋上梁用的中堂油画和匾额之类生意。从这里起家,然后又改做日杂,又专做低端白酒批发,后来做大品牌小葫芦仙酒代理,因为卖酒,赵宝乐大名人人皆知,都直呼他小葫芦仙。做了三十多年的生意,当年从一个创业青年到现如今的一个半老头子。可赵宝乐一点也不老,西装笔挺,一尘不染。早就享清闲了,除了打麻将,就是和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店里他很少呆。你如果不手机联系,很难在店里找到他,都是他老婆在店里看店。他老婆看上去比他至少大10岁,长年店里家中劳累没有休息时。本来就是穷苦人家出身,枯底子,大事小事都要等她弯腰撅屁股亲自动手。经常累得她腰都直不起来。她脸上看上去焦干,又邋遢不爱打扮。经常头发上不是灰就是草的。早先还是个乡下穷文人的他还是可以相配,现在完全不般配了。
赵宝乐也是男人,虽然不忘本,老实,但是你不能说他就一定不好色,这是一定的。他除了在外面玩,就是在外面喝酒,她宠他惯他,从来不管也不责备他。她情愿自己累,而让他享清闲。
那天我因为要找赵宝乐要几个大塑料袋子,在他店里不小心把话说漏了嘴说了些大实话勾起了她的伤心事。我要带东西到女儿那里去,起初看见赵宝乐仙家老婆坐在柜台里就犹豫了。末了还是硬着头皮去向她讨要。她去拿塑料袋,我随口问一句:他还没回来那?
仙家老婆回过头来把眼睛瞪多大看着我,嗓门很大很凶地问:“清早起来他不是说中午去你家喝酒吗?”我一时语塞,答不上话来。她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吞吞吐吐阴阳怪气的。去就去了,没去就没去。”我急的抓头,一不小心就说了:“仙家已经好久不去我们家了,他交了新朋友就忘了旧交了······我让她快点把塑料袋拿给我,我要急着回家,家里来了人。
她那里慢慢吞吞:“你说新朋友?”就一边和顾客轻声说话一边大着嗓门问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答:“是女···女的。啊··不···是男····男女的,是女的。”
说了之后我马上背着她把嘴巴拍拍,像被辣椒辣了似的吐舌头。我知道赵宝乐老婆不好惹。她把塑料袋拿在手上就是不给我,往柜台上一掼又问: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把我吓一大跳,浑身直打哆嗦。
她是出了名的母老虎,被她逮住想要侥幸脱逃,是不可能的。倘使你跟她说了真话她甚至还觉得你的话不够真实,她手里有棍子还照样往你头上敲。今天我既然知道赵仙家的事情,就由不得我不把大实话说下去。我王顾左右压低声音凑近她说:“仙家也许没有什么事情,你不要太在意。
我说: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在我家,仙家一个、我一个,还有我老婆三人正在聊天,聊着聊着,我姨妹子带了一个女的进来,她说是来找她姐姐说话的。她姐姐连忙让座,三个人挤一挤,五个人坐下了。
说真的,有两个四十岁年轻女子进来了,这屋子平添了许多朝气,一扫我们这些五十五岁以上的老男人们的暮气沉沉,其姿态的窈窕和卓約丰姿也是叫我们这些人侧目和眼前为之一亮的。
她们来时我们正说到交警抓了一个骑三轮车硬闯红灯的野蛮人,这人脑子也许不大正常。那可怜的小交警,身子那么单薄,怎么是那蛮牛的对手?看见他骑三轮车准备闯红灯了,立即喊停。可他就是不停,交警就拼了小命跑出去追上了这个野蛮人,并抓住了他的三轮车拦住不让走,可那野蛮人还是左冲右突地想逃掉,绝不停下来,有多危险?万一这野蛮人一时冲动,不说他动刀子,就是用车子撞孩子一下也是受不了的。就是一个字“险”。又有谁接着说:现在老人摔倒了为什么没有人敢扶,还不是怕碰瓷?天天喊打假,假货遍地。这就叫:人心不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根本不怕踩法律红线。又有人说到“关于女人守节、男人忠诚”的话题。说女人爱美,爱美的女人多半不仅外表美,心灵也美。而且理性知趣。
谈到男人时,我家小姨子的朋友一番高论令赵仙家发惊,几乎佩服的要跳起来。因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她说,男人十个有九个九好色,好色也正常。只不过有品位的男人不是直接盯着女人屁股看,而是用写着温情的眼睛去碰你的眼睛。世上下里巴人居多,人们多喜欢下里巴人的粗犷,粗来粗去,调情热闹。萝卜青菜,喜欢就好。就这样,你来我往,滔滔不绝,没完没了。一看时间不早,就都散了。
又过了几天,仙家有事情从街上走恰巧遇到我家姨妹子的朋友买菜回来,俩人互打了招呼,并都放了慢脚步,各说了几句闲话。第二天赵仙家来我家玩时,就说已轮到他请我们大伙儿吃饭了,总是吃我们的。晚上电话真的打来了,说是明天中午就在我家对面醉仙楼搞,叫我夫妻俩都去,其他几位朋友也都带老婆去,到时大伙不见不散。
手机刚放下,又响了,他说:让我老婆把我姨妹子还有她的朋友也叫了,反正添人不添菜。大家好好聚聚。
在酒店,因为姨妹子朋友喝多了,大家都能走回去,唯独她头晕不能走。赵仙家看她这样子就把车子开过来送她回去的。听姨妹子说她离婚一年多了,原因不清楚。自那天晚上请吃饭以后,仙家就到我们家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好像有大半年没有来了吧?”我一边说,手里卷着塑料袋就要走。说:“你忙,哪天你有空我们再细细聊”。不料,被这婆娘一把拉住我手腕不许走。我急的直抓头,看她这受伤的样子,也需要人安慰,我不能走,也不忍心走。就找个板凳拉近来隔柜台坐下,道:你不要往心里去,也许他真的没有事情。你们家钱袋子一向归你掌管,他能有什么事?
仙家老婆冷冷地道:“他有钱没钱谁知道?那个没良心的”说了这句之后就呜呜哭了起来,细声慢气的,绝不放开喉咙大哭。但激动起来,也还是边哭边拍大腿。我想,她这些年来吃得苦太多太多,心里有愧哭出来是好事。她说她亏得慌。说:她丈夫和那女的双双进双双出,还经常用汽车载她到这儿、送她到那儿,他们两个同进同出还出远门,他给那女的买了金银首饰,这还不算,还给她买了别墅,还要供养她日常的花销。眼看着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要被他转手送给人了,我自己舍不得、舍不得穿,让他吃,让他穿。家里事情我情愿自己累也不要他插手。
她显得极度虚弱,也没有力气哭泣了。不停滴抽泣哽咽。外面人看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她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用卫生纸接了。我极力安慰她,叫她不要太操心,说吉人自有天相。你的心这么好,苍天有眼怎么会让你受伤害?她一个闺蜜昨天听到这消息,她不怕得罪人早饭过后来告诉她的。
我把凳子挪近的不能再挪近了,伏到柜台上凑近来轻轻告诉她。你是听谁说的这些话?现在我把我听说的和你听说的放在一起,你比较比较,看哪个是真的。
我的话让她停止了哭泣,又慢慢恢复了平静。
听我姨妹子说:只是我要有言在先,有一天,你夫妻两个和好了还是夫妻,可不能把我出卖了,千万不能。这里我可不是要有意丑化你家仙家,你也不必为他不平而到时把我说的话全部告诉他来作为对我的报复。我今天跟你说的,是因为我们两家多年的关系,在一起不外才跟你说贴心的话。你在任何时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说是我说的。
我听姨妹子说,你家仙家也真是可怜,为了接近她,思思念念,开始时经常的把车子停在她家附近,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眼见得她来了又慌忙的从车子里下来跑过去,见面客套以后还要谎称是办事情从这里路过,恰巧相遇。只是,路过的次数多了就不像了。每一次遇到她都不叫他上楼去,说一两句话,她就自己走了。有一次仙家仍然说是路过。不过,慌撒多了他自己也不免脸红了。见他这样子她虽有原则却也于心不忍,就假客气一声叫他上楼来玩。他才被允许跟了过去。进屋以后也没给他让座,也没问他喝水不喝水。闲站一会他自己说有事要走了,可是走走又不走了,又停下了。停在她的画作前。
因为她一个人在家里感觉无聊时就无师自通地搞起了绘画以作消遣。仙家见了她的大作翘起大拇指久久都不放下,又发表了他的一番高论。她觉得仙家说的有道理,就这样对他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俩人说了很多的话,她随时提醒自己是单身女人要懂得自重,她觉得干净的异性朋友还是可以交的,关键是要有一个度。后来他又约她和他一道看了几次文物馆的藏画,街头的艺人所卖的字画,也到名山古刹看了几次如画的风景。听仙家说他炒股赚了很多钱,讲了许多炒股的经验,她又对炒股发生了兴趣。就这样一道来一道去,忙得不亦乐乎。
一开始仙家坐板凳都离她远远的,生怕她给脸色给他看。有一次他们俩对坐,她突然觉得头晕。身子倚靠着桌角,左手横在右边咯吱窝里,右手拇指支掐着下巴。仙家就忍不住要去拉她,见她没有反应就伸手去想抱她上床。手刚伸出去还没有来得及起抱时,她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他及尴尬及脸红地退到很远站着。
又有一次她家水龙头坏了是他修的,修的很辛苦,身上衣服全都弄湿了。为了谢他晚上留他吃了晚饭,那一次她对他态度最好,俩人都喝了不少酒。仙家见她脸上红红的,以为这是女人特有的娇羞,不管三七二十一竟直接向她表达起爱意来,是情不自已,还是一时冲动?他真的有些不顾后果,忘了在你的手心里他怎么可能逃脱。没有等仙家说完,她马上清醒过来,认为这是在犯错,想到她自己是女人又想到他妻子你也是女人。他妻子对他这么好,这么娇惯他,让他享清闲而他就是这样来报答她的。于是又啪的一耳光打了他,“你走,你马上走。”把他赶走以后她把门关上也哭了。哭男人真的是没有一个靠得住的,本以为他人品好,是位有品位的君子。可以超脱性别之上作为朋友来来往往,也未尝不可。她骂自己瞎了眼,还扯出那样几句关于男人的谬论来。
自她把仙家赶走以后,决定不再和他来往。仙家也不敢再来找她了。这是最近的事,你可以放心了吧?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回到你身边。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3 02: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好!

点评

谢大姐阅读。谢谢您的分和鲜花。向!您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14 03:39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3:3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净月 发表于 2017-9-13 14:30:11
欣赏佳作,问好!

谢大姐阅读。谢谢您的分和鲜花。向!您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09:1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兴国 于 2017-10-5 16:21:02 编辑

真是一地鸡毛


三个贩木材的男子行至某村口时太疲累了,便不约而同驻足在树下歇息,吸一口烟、或用衣襟煽一煽风。见树边有一条板凳,三个人都来抢。被那个中等个儿的壮汉抢坐了。不料他这一坐,屁股刚下去就被板凳咬住了屁股。不能起来了,也不能挪步了。疼得他直撸嘴哎哎直叫。

  一道来的见情形想帮忙,却又有力不好使。其实这两个嘴上不说心里也嘀咕,一条板凳被他抢坐了。念着是本村人一道出来的缘故,小个子不免要说些冠冕堂皇的关心话,道:“你屁股被板凳咬住了不是你坐得太快,而是,不知道这么个破东西是谁放在这害里人?要是我早就将它劈碎烧锅了”。

  在一旁的大块头胖子急的把眼朝那小个子一瞪,反驳道:“你知道个啥?事情不像你说的这样,不清不楚瞎叨叨。板凳能咬屁股,分明是屁股咬住了板凳呢。

  我只问你,屁股是活的,还是板凳是活的?你不了解屁股,屁股可鬼着。屁股不但能咬住板凳,还能咬住人咬住衣服,咬住了裤裆你拽都拽不开来。

  你洗澡时没看见他那大屁股?他屁股痛分明是咬板凳咬重了才痛,你却倒打一耙说板凳咬住了他的大屁股。那个大圆屁股,嗨,还从中间分成两瓣,张开一个大口口就要咬人似的,板凳能咬到它?”

  胖子吐沫横飞跟小个子争论。小个子也绝不示弱,坚持认为是板凳咬住了屁股。吵就吵,谁怕谁啊?

  正在就板凳咬住了屁股,还是屁股咬住了板凳,争论不休,吵得不可开交,相持不下之时,来了一位白发白眉的道人,怀里抱一枚掸子。俩人都觉得来了救星,便都嬉笑着向前一步道:先生好!道了个好以后两人一定要请先生说说,给评评理。屁股在板凳上粘住了不能起来,一起来就痛,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屁股咬住了板凳,还是板凳咬住了屁股?

  俩人都捏着道人的衣袖不让走,道人没撤只好应了他们。瞟了一下板凳上的壮汉,便将掸子搭于臂弯之上,就地一坐,盘腿。眼睛闭上,双手合十,念念有词。演算完毕,道人深吸了一口气,待神定气清然后起身拍拍屁股站起来道:

  据他推演,这条板凳,早在五百万年前就已经放在这里了。经历了无数次的劫难和桑田变化。变来变去就是没有将树和板凳变掉。树还在,板凳还在。你想想,五百万年前的板凳它能不成精?会咬屁股应是情理中的事。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说屁股咬住了板凳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屁股长在人身上,是活的。人心里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你问他也不能问明白,他想做什么,又或者已经做了什么,你根本没法知道”。

  讲了一通,大块头和小个子听了还是不以为然,二人面面相觑,又无话可说。

  道人作揖道:“贫道告辞,得罪,得罪。”说完,仍抱着掸子风一般飘然而去。道人去了不多远又来了一个秀才模样的文化人。看见三人在树下歇息,好奇地用眼睛扫了一扫,四人都面面相觑。

  大块头和小个子都不服输,因再次各抱着试试看的心里向前喊道:“先生,您且留步”。大块头便指了指小个子。“我这兄弟说他(指凳子上的壮汉)屁股在板凳上不能起来,喊痛,是被板凳咬住了屁股了。而我则坚信是屁股咬住了板凳。您是文化人懂道理,就请您给评评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秀才”弯下腰摸一摸板凳,知道是坏的。又站起身,看了看凳子上的壮汉脸上表情,看了很正常,并无痛苦。就仰面朝天用力拉一拉自己的领口,吞了一口吐沫仍然仰面朝天地说道:“这凳子是坏的,他屁股的肉是被凳子的缝隙夹住了。现在应该好了”。壮汉听秀才说了这一节再坐就很不好意思了,就站了起来。也不说屁股痛了,也没有劳累的怂状了。大块头和小个子一直在争论,他坐在板凳上听了像没听见一般,随你们说去,他坐着享受。

  临走时秀才跟胖子大块头说道:说屁股被板凳咬住了,不过是一句形象的说法而已。实际是屁股被板凳的夹缝夹了肉”。

  尊敬的客官,可不是这道理呢?经过秀才这么一番具有科学性的分析和解释应该真相清楚了?可是,大块头仍然不服,且急的直跺脚,直拍手,直哒嘴,直叹气。小个子在一旁看胖子这样实在可气,就带气地拉着胖子的衣袖,一定要让他来“坐板凳试试看”。胖子说:“我屁股不鬼,不咬板凳。不用坐。”小个子道:“看看,心虚了不是?只是叫你试试,也好证明你的“屁股咬住了板凳”是对的!我知道你屁股不鬼,不咬板凳”。

  胖子被他缠得没法只好坐一下试给他们看,谁知屁股刚坐下去就哎哎地叫了起来。小个子在一旁道:你屁股真厉害,咬板凳咬得这么紧,你让它咬松点不行吗?还说屁股不鬼,不咬板凳。再鬼就要咬人了。

  大块头在板凳上,屁股痛了一下以后,等不疼时慌忙爬站起来。再也不说屁股咬住了板凳了。

  真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多少事情一眼就可以看清楚的,或者向身边人一打听就能明白的,可他们不信别人,只相信自己的胡扯。常识、真相、可能性、以及事理逻辑,在他那里完全被无视,他们是书虫一类的人物,只知道从字面到字面,搞纸上谈兵。只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振振有词,有理有据,理直气壮。他们是唯我正确主义者。总是能理直气壮地发议论和骂人。大块头胖子,还有那个白发道人,后者常常被人们视为高人,其实他们不过是一些和稀泥者,和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主。这些不顾事实讲瞎话的主直到自己的话遭到“报应”了,他才屌打了牙齿不说话了。

  却说“秀才”跟胖子说完自己探明的道理,见他是那样一种反应,一旁的小个子又罚他“坐板凳”,因又看了一小会子热闹,眼看天色已黑,就转身走了。

  这三个行人也各自拿上行李,一径的向附近的小镇上走去。

  到镇子上,那壮汉和小个子先去找旅店,胖子一人找邮局去了。

  他有一个习惯,无论人在哪里,出门在外必要想办法打一个电话回去。除非这地方没有电话。胖子平时很俭省,唯独打电话他舍得花钱。

  在电话里他可以向他老婆报个平安,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想与她说上几句,他晚上睡得踏实些。甚至还能做美梦笑出声来。

  电话接通了,可是不听见人说话。胖子喊英子英子,也没有人应。急得他直跺脚。又继续喊,半天那头终于说话了。是英子接的,英子是胖子的堂侄女。英子大概哭了,她哭腔的喊道,“叔叔:您快回来吧,婶子离家出走了。”

  她没说下句就把电话挂了。她不敢说胖子老婆是跟人跑掉的,怕叔叔受不了,出门在外,把门不着的,万一急坏了身体岂不是更雪上加霜?

  婶子跟人跑了的事情,是听她姑子说的。而村里所有关于胖子老婆的那些流言蜚语都是从做豆腐的王老四口中传起的。

  前天夜里三点多,做豆腐的王老四因起早挑豆腐担去十五里以外的一个小镇赶集,在出村的地方看见胖子老婆香花却跟一个男子一道站在村口磨蹭,大概是什么忘记带了。看见老四挑着豆腐桶,就说:“大哥早,您是去新河庄赶集那?

  她指着那男子道:这是我失散多年的表哥,我大姑的儿子。昨天找来了,费了千辛万苦之力和许多周折,总算找到了我。来了就要回去,上明天的班。他要我同去他家认一下门楼子,下次带妹夫一起去就方便了。我要是不去表哥又不高兴。起了个大早,要赶县城的六点多的火车。”

  王老四听完香花的话就担着担子先走了,香花回去拿了一条纱巾,又把门锁好了,两个人继续上路。

  昨晚她表哥找到她家时已是晚饭时间。饭不够,又得现烧。等把表哥招待吃饭以后,又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开始表哥又没说明天要起早,赶县城六点五十的火车回去上班。掣起来决定,并且要他表妹也跟他一道同去,表妹一看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人们都睡觉了,跟谁打招呼去呢?只有隔壁李奶奶还没有睡,在床上哼哼。

  她过来跟李奶奶说:她去她表哥家三五天就回来。李奶奶是八十多岁的老人,耳朵又不好使,说了也等于没说。反正胖子到家还早,乘他没回来去一下,他回来以后又要照应他吃喝,就不得去了。

  王老四下午到家又忙到前头来卖豆腐。一小平头来捞豆腐,老四无意中跟他老婆谈心道:今天早上出去遇到胖子老婆香花和她表哥一起去她表哥家了。表哥是她失散多年的大姑家儿子,他费了千辛万苦之力终于找到他表妹。小平头在一旁听到了嘴里就流出坏笑来。他买好豆腐就走了。

  走到路上小平头心里想:见鬼,她有个失散多年的表哥,我怎么不知道?这么嫩的一棵仙草却被外来的野兔给吃了。他妈的,他骂自己道:你就是一个吃饭的饭桶、怂包,真的是白活在世上。

  那头,胖子在邮局听英子说她婶子离家出走了,急得他魂不附体。不仅放弃了这趟生意不做了,连旅馆也不住了,连夜往家里赶。一路上有船坐船,没船就步行,五天五夜才走到家。

  到家以后他不去休息而是先看看家里少了些什么,他老婆有带走什么东西没有,留字条没有?果然,桌子上有一张字条。上面写道:

  胖子:我曾跟你说起过我有一个城里的表哥二十多年以前参加工作,就去了边疆。因为姑父母是大学老师在抗战时期被日本鬼子飞机撂炸弹炸死了,表歌呆在边疆一直不想回来,一呆就是二十多年。眼看也快要到退休年龄了,落叶总是要归根的,再不想回来也还是要回来的,就打了请调报告。还好,东奔西走,求爷爷拜奶奶找人,总算如愿以偿了。我去去就回,如果我没有到家你先到家,你要规规矩矩烧饭吃,不要总是买了吃。买了吃,不仅吃不好,也吃不饱。

  看完,胖子喜欢的跳起来,对着字条是吻了又吻,看了又看,又把字条帖在心窝窝上,然后去睡觉。晚上自己起来弄了点面条吃了又睡去,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醒来。

  起来洗脸刷牙,忽然看见门口有一张居委会开会的通知,今天下午三点钟在某小会议室。等洗好脸刷好牙以后把头发一梳到饭店吃了碗面条就去开会。

  会议室里站满了人,小平头也在,翘着二郎腿斜坐在板凳上,他是当地一霸,出了名的恶棍。他能来开会,说明今天太阳从西边出。他看见胖子也来了就像打了鸡血似的道:“哟,我道这么亮呢,敢情是春天来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把大家说懵了,都对小平头望着。才刚刚入夏他怎么说春天来了?小平头继续道:你们望了我,难道我说错了,绿色是不是春天的颜色?你们难道没看见胖子头上有一顶绿帽子吗?呀,没有啊?啊,是我看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啊。

  听小平头说这话时胖子还以为这厮在和别人开玩笑,糟扯,竟不知扯些什么?待他听清楚这话是在对自己说时,还在想着他老婆这美好的事物,真是飞来的横祸,他又没招谁惹谁,为什么要对一个不相干的他这样乱喷粪?感觉像天突然塌下来一般。他知道这话的恶毒性和严重后果,又急又气,恨不能跑到小平头跟前将他撕成八块才解气,不计后果。可是等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嘣响冲出去要和小平头拼命时,小平头早已经走了。开会的人也都走了,说会议取消。屋里就他一个人,他气的瘫坐在讲台边直拍桌子。桌子也快要被他拍散,然后眼睛红红的,眼里蓄满泪水,伤心得像个死人似的回到家里,没吃没喝就倒在床上睡了。

  那个狗日的小平头看见他像个“猫”看见了“鱼”似的向他挑衅,侮辱他向他脸上泼粪,叫他怎么不肝肠肚肺气炸?

  就在他昏睡几日,茶饭不思,油盐没进,做着噩梦说着胡话之时,他的香花回来了,她真是仙女,救胖子命的仙女。胖子忽然从床上起来,只是人有些发飘打颤。他老婆一回来就烧饭做事,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到家了,那两个人回来了没有,贩没贩到货?你生病了,你人怎么瘦成这样,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病了?胖子听了香花絮叨就什么病也没有了,也觉得饿了。

  将香花的问话都一一搪塞敷衍过去。又问香花怎么不在表哥家多住些日子。香花也说了许多关于表哥家的事情。要她同去目的就是以后带胖子一道去时,不必一路上向别人打听。

  香花又问胖子村里发生了什么事了,是不是来了土匪?人们表情都很怪怪的,都是有话不说出来只是打手势比划,进去了还伸出头来对外面看,指指点点?

  胖子的眼里蓄满泪水,他把小平头向他泼粪栽赃的话说给妻子香花听了。他说:”如果当时下得了决心,就和他拼了,因为顾念妻子和家。

  香花要去找小平头要交代,被胖子拉住了。两个人对坐无语。胖子说:“他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大泼皮无赖流氓,我们跟他拼不值得。恶人自有恶报,让老天爷收拾他去。”

  他现在想通了,他跟妻子说:“我不相信村里人会相信他一辈子。只要我们是清白的他泼污也是没有用的,污不了我们。暂时我们可以出去做点小买卖,摆个小摊什么的避一避,等探得恶人归西村人完全识别出他是恶人,不再相信他时。并且厌恶他,后悔当年冤枉了我们两口子时,我们再搬回村里住也不迟。”

  香花也赞成胖子的提议。说走就走,谁的招呼也没打了。就连英子也不知道。第二天起早就带点换洗的衣服他们就走了。此后他们在县城还真的站住了脚,从摆摊炸油糍做起,从租房子住家到买大店面卖糖烟酒,和前店后坊又做糕点开厂。现在完全不想回村里去了。村里人见到他夫妻两个都羞愧得躲着走,也有小平头的仇家来报,小平头因为去年偷公家电,被电打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0 02:08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跟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1 09:3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04:0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姐和紫藤朋友支持!谢谢阅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04: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兴国 于 2017-10-6 11:45:29 编辑

从农夫到老板

林云峰和妻子蔡腊梅当时为了躲避村霸的嫁祸于人,说他是偷鱼贼。名誉扫地,在村里没法呆了,选择了离乡背井。俗话说,人挪活。经过十几年的奋斗,竟然从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土农民,一跃而成为糖烟酒店的小老板。说林云峰是偷鱼贼,可又不能自圆其说。既然是偷鱼塘的违法大事,怎么不见鱼塘承包户告他?派出所也不找他?但村里人就是相信,无的说成有的,是他们的本事。听来的,和来说的,许多人从家里走出来,其中就有一个蹲在地上忽然跳起来抹口水的人说:“差不多啊。我昨天就看见他老婆把衣裳脱的精光放在塘埂上,然后慢慢的下塘去。说林云峰偷鱼,可能不一定。说他是来与他老婆一道洗澡,倒差不多。嘿嘿,屁股像磨盘一样大,还挺着两个大奶。她下去时还对我笑呢。”还脱的精光,还对他笑呢。说的活像,说白话也不怕烂舌头,用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子把人逼向绝路。说林云峰偷鱼塘,只有鬼才信,人不会相信。林云峰长到二十九岁,身高一米八的大块头,从没摘过人家一条黄瓜,杀过人家一棵白菜。有要饭的或者借钱的来了没有多也有少,从不教人家空手走。自己有一个山芋也要掰开来,别人一半自己一半。这样的人,说他偷鱼塘,既不肯定说他偷了,又“亲眼所见”,除了林云峰,谁的胖瘦高矮和他一般呢?毒蛇先咬田鼠一口,把毒液注进去,然后看着猎物在痛苦中慢慢挣扎、再慢慢的痉挛地死去,然后才下口吃他。林云峰就是遇到毒蛇给下了毒。毒蛇又不要林云峰受到追究,这是玩什么把戏?按村霸的说法,他不要他受追究,他就会安然无恙。目的是要把人们视线引开,让人们不会想到偷鱼贼就是他这个大名鼎鼎的村霸其人,而不是别人。这个人头上走的,家里富得流油且威望极高的家伙,暗地里尽琢磨着偷鸡摸狗的事。却总能找到替罪羊嫁祸,缺德的用一根香烟就能够把村民们征服。人们相信村霸的每一句假话,却不愿意相信林云峰是清白的。止不住众人的悠悠之口,和指指戳戳。没办法,夫妻俩只好打背包去城里躲一躲,躲过一程再说。
到得县城,在老街的一棵大树旁边支了一口小锅,炸油糍卖。腊梅看油锅,云峰做后勤。送这送那。让人欣喜的是,第一天就开张大吉。
人们远远看见商店门口有油锅炸油糍卖,就一个两个地往这边走来。油糍金黄,油香四溢,人们看见了,闻到了就勾起了吃的欲望,馋涎欲滴。你买他也买。顾客们既不欺生,又很有耐心的跟他们说话。晚上回到住处,云峰夫妇为这第一天的“开门红”兴奋不已,睡不着觉。说了一夜的话。
腊梅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每天挺着个大肚子忙上忙下,在油锅边忙碌。食客们吃腊梅的油糍,每天都有很多人买,排队等候。
他们正好赶上了这在城里“捡垃圾”都能发财的好时节,炸油糍虽然生意小,但是比贩卖山芋强多了,知道这样早来就好了。这个还得感谢村霸,不是村霸嫁祸于他,云峰还在家里贩山芋。租船运到大城市,一路上有偷有抢,还有烂的坏的损耗。一船山芋卖完了,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苦吃尽了还赚不了几个钱。这多好,炸油糍又不怎么吃苦,每天收入又稳定,又有足够的时间睡眠,吃的也好。
早上起来现和料子。云峰做对手把腊梅摊子支起来以后,就上街买面粉,买萝卜,买藕,卖葱盐油,还有家里吃的菜,需要买的都一并买回来。下午收摊子回去俩人都睡一会,起来把萝卜或者藕洗好了放在那里,准备工作做好了,第二天天不亮起来擦萝卜丝。半年下来吃的,穿的,用的都有了全新的添置。手里还余了不少钱。俩人正踌躇满志,盘算再增加些新项目。真的又添加了糍粑,麻球。为这个还专门拜了师傅,遇上一大好人,看他小两口子不容易,什么也不要,买两包烟还退了回来。教会了他们这门手艺。品种增加了,喜欢吃麻球的或喜欢吃糍粑的,都有了自己喜欢的油点买了。收入又增加了。腊梅生孩子停业两个多月,又开始忙活了。两个人每天把摊子支好以后,云峰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推着婴儿车,推到腊梅身边,再把婴儿车放在腊梅身后,云峰在旁边一边照看孩子,一边给腊梅做帮手,需要拿什么就递一下。宝宝若饿了哭了,腊梅就停一下手,抱孩子起来吃奶,云峰过去看油锅。喂好奶以后,再把宝宝放回婴儿车的摇篮里。孩子在这样情况下成长,七八个月也可以笑了,可以咿咿呀呀的说话了。还是一个在边上照看孩子,一个看油锅。
听说对面干货摊子要转让,腊梅立马跟云峰商量,云峰说:“能要”。腊梅犯愁:“手里钱怕不够,上哪借去呢?”这时,正好干货摊主人跑过来闲耍搭话,腊梅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困难与他说了。“她想要,可是钱可能还差不少”。摊主人却这样回答:“钱不够!我赊给你。我不怕你跑了。你决定要,我就不给别人了。不管差多少,差着,等你把货物卖出去一部分,有钱再还我也不迟。我是人手不够,不是缺钱。马上有一个项目。。。笑嘻嘻的说着。”转让弄完以后,干货摊主人且把自己多年结交的大户介绍给腊梅联系上,又讲了许多关于进货与赊账方面,要切记切记,注意的事项。
接手下来,仍然是腊梅管前台,云峰在后面跑送货,忙进货,早晚有空还得帮腊梅摆摊收摊。
自己经营,才知道干货生意的赚头,应是炸油糍的十倍到二十倍的样子。干了三年以后又注意到日杂糖烟酒零售加批发生意更大,积累了一些资本,又再向前跨一步,向租门面做糖烟酒转移。请一个女的烧饭并负责幼儿园接送孩子。
风雨下雪,天冷天热,在门店里做生意不受影响,如在家里做事一样安逸。货品又尽可能多带,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天营业额几万到几十万,云峰和腊梅看见这“日进斗金”的收入,喜的合不拢嘴。谁也不会想到,大笑之后有大哭?
他们的酒把人家喝中毒了,变卖所有,付医药费。比原来在乡下还要惨,天天做小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赔礼道歉。糖烟酒日杂进货是大笔头生意,马虎不得。需要用心, 辨别真假,产地厂名;讨价还价,懂的和不懂的,都要用心聆听和多问。这些讲究,比较难把握。多数时候腊梅都亲自出马进货,云峰留在家里看店。那没有难度的,在熟人那里进指定货的,或者只需要调换货品的,就让云峰去。他们与各家批发部都建立了挺不错的关系,到吃饭时间,总是家家诚心诚意的出来留吃留喝。关系最密的是大华烟酒批发部,两家还结了干亲。那对夫妇与云峰夫妇结了干姊妹,同属厚道人家。厚道人家做事就容易碍于情面,把关不严。最近一个批次的名酒东湖春酒,闹出了这等中毒大事,还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所幸只是轻微中毒,不会造成眼睛失明,更没有伤及生命的可能。工商部门接到控告后,马上会同公安成立了专案组,查封了东湖春酒,派出所把他们夫妻两个带去询问。
五个中毒的人,现正躺在医院里。他们的商店已经关门。询问以后派出所认为当前重中之重是要把受害者安顿好,让云峰夫妻先去医院,除了负责全部的医药费用。
他俩日夜的都在医院里侍候那五个人,又是赔礼,又是道歉,挨骂挨打不在话下。经专案组同意,可以把店盘给别人,但是东湖春酒留下另行处理。所得钱不够付医药费,还得到处借债。两个人弄得,像绳子上不像人,绳子上放下来一般。到了这等困难绝境,仍没有听到他俩互相埋怨一声。只是腊梅整天的以泪洗面,不停的揩眼睛,揩鼻涕。云峰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自己累趴下了,还一心只顾心疼腊梅。
看腊梅这样招罪,他认为是自己害的,不然她也能像任何一个女人一样,正常的吃饭,做事,睡觉。恨自己恨得直捶墙壁,心里在哭泣。多少天来他们俩不曾正经吃过喝过,加上日夜劳累,俩人也都病倒了。躺在病床上两个人,没有人来看他们,也没有人出去找批发部问个究竟,还以为他们是厚道人家,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呢?有人就建议他们找批发部赔偿。云峰只是叹气,急的直拍床铺,又抹眼泪。他们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要照应。这些天多亏邻里街坊帮忙照看着,给吃给喝还带他睡觉,就是上不了学了。听到孩子老远的跑来了,叫妈妈爸爸。妈妈躺在床上将儿子一把抱住,云峰伸手摸了一下孩子的小脸蛋,眼泪就止不住刷刷地落下。儿子伸手摸着爸爸的脸。从妈妈怀里跳下来喊说:“爸爸不哭,爸爸不哭。”一面找来毛巾给云峰擦眼泪。正在云峰似笑似哭之时,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有人在外面喊,“林云峰在吗?”有两个穿警服的陌生警察,还有一个派出所民警走了进来。来人问:“你就是林云峰吗”?夫妻俩看见来了几个警察,慌忙从床上滚下来,吓得像抖虱子一样抖,就这么抖。鞋子也没穿,打个赤脚猴着站在冰冷的地砖上,就这么上牙得着下牙,牙打牙,打得得得响,结结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忙点头说是、是。民警说:“别怕,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贩卖假酒另有其人,你们也是受害者。”他俩这才如释重负,把鞋子和衣服穿了,坐下来听他们说。警官问云峰:“这次酒是你进的吗?”云峰说是的。“你进货回来在运输途中,有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货物?”云峰说“没有”,但是又摸了摸脑壳,想了半天。“想起来了”,他说:“批发部把货物拉到客班站台,在等车时间上了趟厕所,小解离开了一下。离开的时间不长。“那个进货的人我认识,他也进了东湖春酒。他的东湖春酒和我的东湖春酒都放在客班站台的牌子下,中间仅隔一米距离。他也是经常来市里进货,我问他‘东湖春酒,也是在大华家进的吧’?他说:“是”。嘴里说着,连忙递烟给我。我再问下句,他摸摸口袋,说要上厕所,让我替他照看一下货物。他去了好长时间才回来,回来了又递烟给我,问我要不要上厕所?他说:要去就要去了,待会儿车子来了就去不了了。我不急,解不解手也无所谓。既然人家好心叫我去,他走这么长时间都放心我,我还有什么不放心他的?就去一下吧。看他也是一个老实人,不像坏人,东西交给他我也放心。我回来时车子就到了,东西也没少。我们就各自上了回家的车。好像他是邻省那个县的?警官说,据那人交代,就是云峰小解时,他把自己的假酒调包换了云峰七箱子真酒过去。包括这个贩假酒的在内多处网点及其销售人员,以及源头制假酒的团伙人员,现已一网打尽。财产全部查封,等案子审理完了,接下来是具体落实赔偿事宜。云峰夫妇两个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这时一下子落了地,第一次见他们笑了,都笑了。病也没了。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俩,接下来,医院的假酒中毒的五个人由派出所接手。他俩可以捡衣服回家了。现在真相大白了,假酒中毒事件与云峰无关,与东湖春酒批发部也无关。肇事者是外地那个卖假酒的贩子。
回到住处,街坊邻居听说他俩回来了,都跑过来看他两个。骂那个以假酒换真酒的偷酒贼缺德,把他俩害苦了。他们的宝宝也搀送回来了,云峰夫妇接过孩子,妈妈将儿子紧紧抱在怀里。连说感谢,说了一百二十四个感谢还嫌不够。又说:“您两个真是好人,好大姐,好大哥。”那夫妻两个答:“不用客气,谁还没有头疼脑热三灾四难的。邻肆家就应该互相帮助,互相照应。你们要好好慰劳慰劳自己。这些天,太苦了你们两个了。好好休息吧。孩子交给你们,我们走了。拜拜”。”“走好,走好”,腊梅叫孩子说,大伯大妈走好。“拜拜,感谢了。”送走邻居们,云峰接过孩子,抱着他,一会儿跑到堂前,一会儿回到房间,一会儿又去大门外,一会儿又到后门口看花,抱着儿子不放手。有孩子来报:“大华批发部老板来了。”云峰夫妇把孩子放下,来出来迎接。弟兄两个走向前,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腊梅见了大姐忙着扯衣襟擦眼泪。大姐忙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则抱着她的肩膀。一边走一边说话。“说来,真有点对不住你们俩,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是那两个从你们这儿回去的警官告诉我们的。你们的店已经盘给人家去了,能不能再重新找一个好一点的门面租下来?货可以从我那里直接拉来,需要多少钱我拿给你。直到能正常运营为止。”在大家的帮助下,店又重新换了个地址开起来了。生意红火。有多少人上门来推销商品,条件是:卖了给钱,不卖退货。多半是以:“我们不要,家里有”来回答人家。因为这样的好事情太多了,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接收下来,也没有那么多地方放。而且进来退去也嫌麻烦。有家叫《沈记糖坊》的糕点送来卖,谁知是个宝贝级好东西。各种甜点都别具风味,特别好吃,吃了还想吃。销量特好。渐渐地腊梅烟酒日杂店里的糕点全是它的产品,花色品种也越来越多,整个县城方圆几十里属她家的糕点最好吃,最有名气。逢年过节顾客们非他家糕点不买,指名要《沈记塘坊》出产的糕点。正宗的传统工艺,制作精良,又刚刚出炉。本县金字招牌《沈家糖坊》出产的食品被腊梅店专属以后,比以前的名气更大了。独此一家销售,没有第二家销售《沈家塘坊》食品的。因此,腊梅夫妇经营的《腊梅糖烟酒糕点店》也就成了县城家喻户晓的头块招牌,蔡腊梅和林云峰成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名人。等那边案子了结以后,责任在卖假酒者一方,云峰夫妇是受害者,因此为那几个中毒者垫付的医药费和其他开支,等云峰将票据收集整理完,上交以后进行核算,然后将钱款放还。钱到手首先把批发部的帐结了,剩下的钱在新街订了一间门面。他们经营的店面原是公家的房子,正好要收回的时候他们自己订购的门面也到手装潢好,就等待搬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07:03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您的精彩!

点评

管理员您好! 昨晚我将楼上的帖子修改后,没有复制下来。点保存,然后帖子就不见了。不会搞丢的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7 10:26 A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0:2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您好!

昨晚我将楼上的帖子修改后,没有复制下来。点保存,然后帖子就不见了。不会搞丢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广告/招商/合作:请洽QQ:140126或463896801

纯文字简版|手机版|小黑屋|楚江网 ( 皖ICP备12014491号

GMT+8, 2017-10-22 10:43 AM , Processed in 0.12170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